岸芷汀兰

如果你是我的

这是一个毛毛有白月光的贺红故事,大概是为了满足自己刚入坑的一个愿望吧,哎哟,做人嘛~自己开心就好啦(´▽`ʃƪ)

one
  “你知道吗,见一和展正希在一起了。”语调平淡无奇,猜不出说这话的人究竟带着怎样的表情。

  莫关山注视着这个抽着香烟并不看他而是眺望着远方的教学楼的男人,莫关山侧过头不去看他。

  “嘁,今天上午就知道了,所以,你把老子叫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这件事?老子中午饭都没吃呢。”
余光里,男人和漂浮的烟雾融合在一起,像是一幅画那样和谐,让人不忍心去打扰,他眼里是什么?是失落吗?还是其他看不懂的情绪。

  啧,装什么高深。

  “喂,你再不说话老子就走了。”说着莫关山就准备向天台的门口走去。

  “等等……”一只强健的手臂拉住了他。

  “你不会觉得奇怪吗?两个男人在一起……”
莫关山皱着眉拉开他的手,站在他一旁看着远方,远方的远方还是高楼和自己头顶色调一样的天空。他很少这么平静的。

  “我不歧视同性恋。”

  “呵呵,是吗?小莫仔,你思想这么开放的吗?”

  “……”同性恋很奇怪吗,那只是你不曾有过的感情罢了……
 
  半晌,男人转过头来,缓缓道:“要不,我们两个试试。”言语间,还是那副笑容。

  莫关山猛的回过头瞪大了眼睛,他不敢相信这话是贺天说出来的。眼前的男人有着令人羡慕的面孔,学习成绩也是常年稳居第一,家庭条件也是出人意料的好。他想不通贺天为什么想和他,一个男人试试。毕竟,他什么都不缺。或许,是太无聊了,想戏弄他吧。

  “你他妈有病吧。”

  “怎么?你不愿意吗?你不是不歧视同性恋吗?”

  “谁理你,神经病!”

  “他们两个都在一起了,留我们两个,不是正好凑一对吗?”

  “你是闲的蛋疼吗?”

  “你要是敢不同意我就揍你”贺天说着狠狠的瞪着他。

  “……”

  “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好了。”

  “谁他妈要和你交往”

  “你只能试试”

  “……”

  贺天看着眼前的人一手抓住自己的手企图扯出还在自己手中的衣领,明明眼眶都已经泛红了呢。贺天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是想要莫关山屈服于自己。

  他只是觉得莫关山和其他人不太一样。究竟是哪不一样呢?

 
  他觉得,这可能只是一种乐趣吧。

  莫关山挣脱不了就这样死死的瞪着他。感觉不到莫关山的挣扎,贺天笑着松开他的衣领,大方的把着莫关山的肩膀。

  “你默认了,一起去吃饭吧。”

  “默认你奶奶个腿……”

  “去食堂吃,还是在外面吃啊?我请你啊。”

  “……”

  莫关山内心里其实并不接受贺天想和他交往的事实。他知道,贺天只是一时的玩笑。可是人对美好的事物都不是很抗拒。毕竟,自己也喜欢过同性。他不会把今天的是放在心里,贺天,也不会的。

  自己也没有什么优点,长得又那么凶,也许过几天他自己就忘了呢。莫关山想了想,嘴角勾起了一个自嘲的幅度。谁会喜欢他这种人呢?

  
   无聊又乏味的校园生活终于结束了,莫关山表示,下课铃是他最渴望听到的铃声。

  “今晚去我家做饭吧。”刚走出教室门口,悠悠的声音就出现在耳边。是贺天。这个家伙总是这样。
  
   “今天没空。”

   贺天一改他人面前笑嘻嘻的样子换作一副严肃的面孔,并抬起手臂威胁性的压了压莫关山的后颈“我可没有征求你的意愿的意思 。

  “……”总是这样,从不给别人选择的机会。
 

   莫关山跟着贺天来到了贺天口中的家里。

  那是家?

   那分明就只是一个暂时栖息的空旷地方,只有一些必要的家具,没有一点家的味道,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称它为家?

  不过,这和他没有一点关系。

  偌大的房间,一进门就能看见的落地窗。明明这么大的房子可以摆很多的东西,但它里面的家具却少的可怜。
  “你家真大啊。”莫关山随口说道。

  “还好吧……”

   莫关山忘记放下手中的食材就径直走向落地窗前。

  “从这里看外面,景色一定很特别吧。这里这么高,是不是能够第一眼就看见阳光呢?”其实他心里想的是,晚上,有月亮的时候,可以够着月亮吗?

  “怎么,你看起来很喜欢这里哦~”

  如果你见过毫无生气,充满黑色火焰的这里,你也会喜欢吗?

  莫关山并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说实话他一点也不喜欢这里,这里让他感到心里空空的,就像这间房间。
他现在想要做点事情填满心里的空旷。于是他走进了厨房,来完成他今天来这里的目的。

  男孩似乎对烹饪很熟练,牛肉在他刀下被整齐的切成块,眉宇间是让人动容的认真,仿佛不是在做菜而是在完成一件惊天的工艺品。
 
  厨房里溢出阵阵清香,贺天靠在沙发上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闻着挺香的嘛,不知道尝起来这么样。

  “呐,土豆炖牛肉。”莫关山转身拿起自己的书包就想回家,毕竟他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

  “等等,吃了饭再走。”好看的面孔扭曲起来看起来也只是狰狞。

  “……”果然,一个人住太寂寞了吗?吃饭还要人陪。其实你现在很难过吧。
 
  两人相对无言的吃完了饭,当然是无言了,吃饭时需要说话吗?两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共同话题,明明就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嘛,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一个受尽拥戴,一个遭尽排挤。

  “菜也做了,饭也吃了,我可以走了吧?”莫关山好看的眉毛又皱在了一起。

  贺天慢吞吞的吸了一口烟,烟圈缓缓吐出,由浓变淡,一点点消散。或许是因为他没有阻难,莫关山一手拿起书包搭在肩上,转身离去。

  “嘭——”门被关上的声音。

   又只剩我一个人了呢。

  莫关山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多了,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一个人的背影总会显得有几分落寞。不过,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的。习惯以后才觉得,其实一个人挺好的。
 
  莫关山一路前行,他现在只想快点回到家,回到他那个只有他和母亲那个小小的家。当人一心想要前行,身后的万水千山都与他无关。他不会听见角落里的快门声,也看不见那微弱的闪光。
 

  “妈,我回来了。”莫关山放下书包。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都快九点了,我待会就要去上班了,你自己一个人在家一定得多注意……”

  哒哒哒——  母亲逐渐走远的脚步声
 
  母亲是一个勤劳的普通的中年妇女,却硬是靠自己并不结实的肩膀扛起两个人的生活需求,建立了一个并不富有但却幸福的充满温馨的家。那里是莫关山的避难所,每当他心情不顺的时候,看见母亲还在为各种琐事操劳但看见他就弯得像月牙的眉眼。他眼角的戾气就会像变魔术般的变得温柔起来。

  母亲从不让外面的闲言碎语伤害自己,这么多年,莫关山都看在眼里,她是世上最美的女人,他要用尽全力去呵护她,一如当初她奋不顾身挡在他面前。
 
  莫关山一个人在家,他从来都不会带书回家复习,不然他的成绩一直处于吊车尾的水平了。他不知道自己这样混日子的浪费时间究竟有什么意义。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身翻下床,从床下拉出来一个小箱子,上面还贴着杀生丸的贴纸。
 
  莫关山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精致的沙漏。里面装着黄色的他不知道是什么的小颗粒。他就这样看着沙粒缓缓流下,流着流着,越流越快,最后像是用尽了所有力气,沙粒停止了流动。

  “啧,还是没有回来。”

  他还记得有人曾对他说沙漏可以让你更加珍惜时间。
明明就没有。

  他关了灯,他突然想看看星星。

  莫关山拉开窗帘,一缕皎洁的月光照了进来,打在白净的墙面上。

  没有星星,只有一轮明月挂在远处的树梢上。

  他情不自禁的想到了一句诗,但他只想把它藏在心里。

  今晚的月色依旧很美。 

  你……看见了吗? 

评论(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