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芷汀兰

如果你是我的(二)

可能ooc吧,其实我真的不知道我怎么这么渣。好想直接写高潮哦。
(•̩̩̩̩_•̩̩̩̩)
two

  一如东升的太阳,年轻人总是充满希望和朝气。
莫关山早早的出了门,路过超市,他又买了个培根味的三明治,他喜欢吃三明治,也许……不是喜欢,是习惯。

  习惯了……也许就喜欢了。

  “你每天都是这个时候走?”

  贺天从后面用手拉住他的书包带子,莫关山差点被他拉得摔倒。

  “卧槽,你有病吧。”莫关山恨不得把三明治拍在贺天这个人模狗样的傻子脸上。

  “你就不能少说点脏话吗,每天都能听见你一口卧槽一个老子的,就不能学学好吗?”贺天难得的没有生气,脸上反而挂着笑嘻嘻的表情。

  “关你屁事。”

  “你再说一遍。”

  “……”

  莫关山简直是受够了,这种不能骂又不能打的,简直不能沟通。

  “今天下午我们是不是有一节体育课是一起上的?”

  “我怎么知道。艹”莫关山回头看了一眼贺天,又心虚的说“我……我是说,我不知道你的课表。”

  “今天下午第二节课。”

  “应该是一起上的吧。”

  “那就好,到时候一起打球,可别忘了。”说完贺天还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一路上不少女生跟贺天打招呼,贺天礼貌的回应着她们。莫关山在一旁走着,他想快点走,这种热闹的情景不适合他,但他看了看旁边的贺天,那个混蛋还拉着他呢。

  妈的,真他妈烦人。不就是女生缘好吗?有什么好炫耀的。嘁。

  “可别忘了我说的话。”贺天背向着他摆了摆手,向着自己的教室走去。

  “嘁。”真以为自己不得了了,不就是受女生欢迎,成绩好,家境好的人渣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他可还记得贺天以前是怎么欺负他的呢。那个只会用暴力的家伙,偏偏在别人面前还是一副好学生的样子,啧 真让人不爽……

  莫关山用力的踢了下课桌,桌子上的课本散落下来,桌脚和地面剧烈的摩擦声引得全班的人都看向他。

  “这种人,简直是有病……”

  “就是就是……整天不学习就算了还打架……”

  一群人小声议论着,没有考虑最后面的人是否听到。

  听到了又怎样,这是事实!

  “莫关山,损坏公物是要赔的。”带着黑色镜框的短发男生转过身大声对他说道。

  “关你屁事。”莫关山重重的把书包放在桌上,不理睬他。

  上课的铃声响了,教室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奇怪氛围。

  “这个题……要先找好变量……莫关山!”地中海老师生气的叫着他的名字,可他睡得太熟没听见。

  地中海摸了摸自己光亮的头顶,手一扬,一颗粉笔重重的砸在后面的黑板上。他本想砸在他身上的。

  “他前面的谁,把他叫起来。简直太不像话了。”
莫关山还沉浸在梦里,突然感觉有人在推他的肩膀。
“别!”他惊醒,却看见全班都在看着他,甚至有人已经捂住嘴笑得不行,他看见讲台上气的不行的老师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还没等他说什么,老师就噼里啪啦说了起来。

  “莫关山啊,不是我说你,你也该有点自觉吧,多大人了,说了还不听,你不学可以,但你不要影响老师的心情……”

  “自己去走廊站着。”

  “哦。”莫关山也不做解释,自己推开后门走了出去。

  上课的时间,走廊还真是空旷啊。

  莫关山双手背在身后靠在墙上,他闭上眼回想刚才的梦不觉眉头紧锁,一股心酸漫于心头。

  “啪嗒”一摞书掉在了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一个披着头发的女生慌忙的拾起地上的书。

  真是烦人,连个觉都不让人睡了吗?

  “抱歉,我……是刚转到这里的,还有点不太熟悉这里,刚才有撞到你吗?”

  “没……”

  女孩抬起头对上他珊瑚色的眼睛,“那……你能告诉我教务处在哪吗?”

  “哦,你先直走走到楼梯口,”莫关山还是好心的用手指了指走廊尽头,“然后到四楼,拐个弯第五个房间就是了。”说完莫关山又闭上了眼睛。

  “那个……你能带我去吗,我……”女孩支支吾吾的说着。

  莫关山的瞌睡算是彻底没了。

  “走……”莫关山抱过女孩手里的书走在前面。
女孩用手将头发别在耳后,白净的脸上竟染上一抹红晕。

  ……

  莫关山将书拿给她,“就这了,你自己进去吧。”

  “诶~等等,你叫什……”女孩还没说完,那抹红色就已经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真是的,怎么这么着急呢?

  女孩推开门,一脸不快溢于言表,“叔叔……”

  ……

  莫关山跑着回到教室门口,走廊依然空无一人,门内老师敲着黑板,口沫飞扬异常壮观。教室里的人根本就没发现出去罚站的莫关山刚刚并不在走廊。

  莫关山靠着墙蹲了下来。人只要闲着 ,就会想得很多。

  他也想像其他人一样拥有很多的朋友,他有时也会想,要是他认真读书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呢?但……现在他的心很空,他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又希望通过自己去得到些什么……

  “吱呀”是门被打开的声音。一个剪着寸头的男生将门掩上门,一眼就看见了在自己不远处的莫关山。

  “哟,老大,你也罚站呢?”寸头笑着走了过来。

  “你看不出来吗?还问。”莫关山转过头望望他,也不起身。

  寸头走到他旁边也跟着蹲了下来,“看来我们还真是难兄难弟呀,明明不在一个班,却每次罚站都能遇着,诶~这是缘分啊。”

  “……你是不是傻,这种事也讲缘分的吗?”莫关山用手重新系了下自己的鞋带。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松的。

  “哎,老大~你说,我们以后到底能干啥啊,现在失业率高就业率低的,好多大学生都没工作,我们这种……还真是烦人。啧~”

  “不知道……反正以后能找个能赚钱的工作就行了,我是无所谓了,倒是你,别让你爸妈伤心了。”

  “其实我……”

  “好啊,罚站都还聊着天啊?莫关山啊莫关山,真是不成器的东西,你……你跟我到办公室来。”数学老师夹着教材书转身就走了。

  “操,他今天怎么不拖课了?”莫关山推了一下旁边的人,“还有你,没事跑过来跟我说什么话?看吧,现在好了,老子又要去办公室喝茶了。”

  “嘿……嘿嘿,要不……我下次请你吃饭?”

  “下次?下次是多久?算了,你还是过去站着吧,小心老班叫你去办公室喝茶。”

  “那……那你快去吧。”寸头很无措,甚至有那么些内疚,不过……他觉得莫关山一定不会怪他的,因为……他就是这样一个对兄弟极好的人啊。

  “报告 ”莫关山慢悠悠的走到数学老师桌前。

  “你看看你,上次考试才考36分,我闭着眼睛都不只这点分 。”数学老师气愤的用手指着成绩单。

  “……”

  “你说你,给咱们班拉下了多少分啊?你不会觉得有些心痛内疚吗?”

  “诶,莫关山,你语文也是差的一塌糊涂啊。”一个长发女教师说道。

  “化学也是,莫关山,你可不能贪玩了啊,要为你的以后着想啊。”化学老师如是说道。

  “……”每次来办公室都会受到多门任课教师的连环攻击。

  “报告”一个抱着数学作业的人走了进来。整个办公室的老师都不自觉的扬起了眉。

  “你看看人家贺天同学,人家为什么就能每次考第一,你就不能跟着好好学习学习吗?”

  “是啊,贺天同学每科都不错呢,莫关山同学要努力啊。”

  被夸奖的那人扬了扬嘴角将作业放在了桌上。

  “老师是在和莫关山交流学习成绩的事吗?”

  “是啊,他的成绩还怎么升学啊,不仅如此,我今天上课的时候,他还在睡觉呢,叫他去走廊站着,你猜怎么着?他还在和别人聊天呢。真是……我看有必要叫你家长来一趟学校了,我们应该好好交流交流你的学习情况 。”

  莫关山一直低着的头终于抬了起来,眼里是满满的失落,他以为,只是挨一顿说就是了,没想到这次……

  贺天看到此处不禁笑出了声,但他很快收住了 。

  莫关山的脸越来越红,也不知是因为老师的话还是因为这燥热的天气还是因为……

  “老师,让我帮他补习吧。”

  “诶~你帮他补习?”

  “嗯,我空余时间都比较多,而且该可以加固同学之间的感情。”贺天撞了下莫关山的肩膀,给了他一个眼神。

“那莫关山,你可要好好听贺天的话,别一天只知道睡觉。”

“嗯……”

  数学老师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成绩单递给贺天,“这是他的成绩,你看看怎么帮他补吧。”有人帮忙管,他当然是很愿意的,毕竟自己也有其他的事要处理,年轻人和年轻人之间应该会更好交流吧。

  两个人走出教室,一前一后。

  “啧,我只知道你成绩差,没想到这么差啊。”贺天拿着成绩单摆了摆头。

“要你管。”

  “呵,要不是我 有的人可就要请家长啦。”

  “我……我又没有要你帮我。”

  “啧,怎么没有一科及格?哦,不对,英语及格了,134,哟,不错嘛。”贺天追上莫关山把着他的肩膀说道。

  “不过,你总分才300来分,你是不想学?”贺天拿着成绩单在莫关山面前晃了晃。

  “关你屁事。”莫关山厌烦的瞥了他一眼。

  “怎么不关我事?现在可是我在给你补习,你可给我好好听着,要是我给你补,你还……”

  “谁TM要你补,你不会真以为我还要像个傻子一样被你耍吧?”没等他说完莫关山就抢着说道。

  贺天拉住莫关山停了下来,用手用力抚着他的后颈,莫关山条件反射似的双手捂住自己的肚子。

  噗,这小子刚刚不是很NB吗,怎么现在怂了?贺天被莫关山的样子逗乐了。

  还真是有趣。

  “今天下午放学就来我家,我保证你成绩一定会提升,顺便……再给我做顿饭,”贺天抬手摸了摸莫关山扎手的红发,贺天想到自己帮他补习,况且,他可是校草兼学霸,多少人想让他帮忙补习呢,让他做顿饭也不过分吧。“你要是敢拒绝……我现在就告诉老师你不配合我,你就等着叫家长吧。”

  “你他妈……”

  “怎么?你怕我所以不敢去?”贺天凑过头和他对视。

  “谁……谁怕你啊,去就去!”

  贺天已经在回味昨天的晚餐了,真是期待啊。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