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芷汀兰

恋是樱草味(一发完)

ooc
开放式结局
不合逻辑请见谅
前面基本上都是回忆 后面一点点才是相遇。

   往事就是回忆,有时,连回忆都记不得……

   “告诉我吧,他在哪?你到底把他藏在哪儿了……”男人瘫坐在沙发上,三年的相思将他折磨的不成样子,英俊的脸上是遮不住的黑眼圈,他在夜里思念成疾,原本就困扰着他的失眠愈发严重。
  “你还是不肯告诉我吗?这样究竟对你有什么好处?”男人大声叫道。“三年了,三年了,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告诉我,公司我也开始打理了,你也不让我去找他,他受伤了,我却一眼都没看见他…你真的要我恨你吗?”他找过朋友帮忙,但他的朋友怎么可能敌得过贺氏集团,他想要出国找他,可他的身份证都不在自己的手里,也许,他只能先选择妥协。
  “我跟你说过,我把他送到美国了,我请了最好的医生给他治疗,他没事,不过,你以后不会见到他了。”
  “为什么不让我见他?我想他了…电话也打不通,他也从来不跟我联系,是不是你,”贺天抓住贺呈的衣领,“是不是你不让他回来,是不是你……”贺呈一拳打在他脸上。“你以为你是谁?他为什么要回来?”
  “我爱他。”贺天沙哑着嗓子喊着,“我爱他……是真的。”
  那人嗤笑一声,空旷的房间没有一点回音,“你爱他什么?”贺呈免了免袖子,脸上尽是嘲笑,他一直认为贺天就是个只会践踏别人心意的,一个根本不懂爱为何物的人。一个只会伤人的人有一天也会说他爱上了一个人,这是多么可笑的事?
  “你也会爱上一个人?你以前不是一直喜欢那个人吗?哦,好像是叫什么陈杰吧?莫关山可没少因为他少受苦,而给他施加痛苦的不就是你吗?可笑的是,你现在居然告诉我你喜欢他。怎么?被你以前所谓的爱情打击的遍体鳞伤后才发现背后默默对你好的人?”贺呈不想跟他多说,他明天还有个重要的会要开,他转身去整理桌上的文件,“如果真是这样,我只想告诉你,你所谓的爱真是廉价。”
  “我想见他。”贺呈一只手已经打开了门,他终于还是转过了身,他必须要告诉他一直疼爱的弟弟一个事实,“动动你的脑子,你觉得他想见你吗?”
  耳边响起关门的声音,“他不愿意见我吗?”贺天躺在沙发上,回想着记忆中跟那人有关的一切……越是回想就陷得越深。
  贺天以为,他以前爱着一个人,那个人不是莫关山。
  花坛里的花开了,樱花星星点点的散落下来,接下来它们会在这里目睹一场滑稽的表白。
  “去帮我把陈杰叫过来,告诉他我在这等他。”他推攘着莫关山,他让莫关山去叫他以为他最喜欢的那个人。他心里充满着期待,手里是他亲自去花店买的开的鲜艳的玫瑰,他这个骑士以为等到了他要的幸福。呵,等到的不过是个笑话。他这种人凭什么可以等到幸福?
  “难道你不喜欢我吗?为什么不能接受我?”贺天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他以为付出了真心的男子。
  “贺天,你别跟我开玩笑,我们只是朋友,真的,我可不喜欢这种玩笑。”男子眼中的厌恶已经淋漓的显现出来。
  “不喜欢我,你又为什么收了我送你的礼物?”贺天眼中失落藏不住了。
  “怎么?”男子鄙夷的笑了,空气也因此变得犀利起来,“你不是有钱吗?那点钱你也在乎?艹,就算你有钱老子也不会跟着你这种恶心的人的。”男子转身走进了旁边小树林的小路。
  “窝草,贺天是同性恋?太重口了吧。”
  “别说了,一想到那个变态一直惦记着我的屁股,老子就恶心的想吐……”一男一女手拉手的走了,樱花缓缓落下,为他们的离开撒下落幕。
  无辜的玫瑰花瓣散落在地,没有人会拾起它们,它们的意义没有存在的理由。
  “贺天……你没事吧.”语气里透着不安,只有他知道自己的心里有多少密密麻麻的针扎在上面,心痛的感觉是不能用语言描述的。他伸出手想要去搀扶他爱得无法自拔的男人。
  “滚开!”贺天像是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对象,让他打他喜欢的人,也许他会心疼的,如果是莫关山的话。
  他用膝盖,用力的顶在莫关山的小腹上,雨点似的拳头密密麻麻的落在莫关山的身上,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以前他看见那人和其他人站在一起他都会心情不好,心情不好的时候他总会找到出气的人……
  莫关山用手支撑自己站起来,他捡起地上残落的花瓣,他曾幻想着自己有一天能够收到一束带着露珠的花,他的王踏着七彩祥云来接他,他也曾幻想过和那人过一辈子,就算粗茶淡饭,平平淡淡他也甘之如饴,这一切,只是幻想。

  也许爱到深处的人,就算是明知是伤害也乐于接受吧。最后,是莫关山把他从酒吧里带回来的,满身的酒气,满脸的愚昧,他爱的人不该是这个样子的。他应该穿着没有一丝褶皱的西装, 应该站在高台上俯视众人,他应该是他的王,他不该为了一个男人颓废……
  莫关山不记得他陪贺天度过多少个这样的夜晚,他也不记得他的心到底麻木到什么样子,他以为,可能不会痛了。
  “陈杰……”那人这么快就进入梦乡了吗?
  “又梦见他了吗?”莫关山的心里充满了苦涩的液体,眼里,也是。他开始思考自己留在贺天身边的意义,守着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有什么意思呢?没有意思,可他还是放不下……
  原来还是会心痛啊,现在的你体会的也是和我一样的难过吗?

  我快溺死在你波澜不惊的眼里了……
 
  他一人独自走在那条孤寂的路上,街上没有什么行人,没有人与这个可怜的人同路,他经常走过这条路,和,贺天一起。这条路,他搀扶着他走过无数次。
  他经常进入酒吧,他却没有在哪里喝过一杯酒,他到那里的理由永远只有一个:贺天在那里,醉了。给他打电话的人是和贺天混的好的朋友,因为他经常看见莫关山跟在贺天的后面,下意识的认为他是贺天的小弟。
  没错,所有人都认为他只是贺天身后的一个不成大器的小混混,可是贺天没有给过他任何好处,他为什么还要这么下贱的委屈自己呢,他不知道,他觉得那是爱,他爱贺天,爱贺天每个恰到好处的微笑,爱他深沉性感的嗓音,尽管他从来没有客气的跟他说过话,除了,让他叫陈杰的时候,他爱他,举手投足之间……

  月亮躲在了乌云身后,它也不愿和这磨平菱角的少年共享孤独……
 
  “莫关山,来人事部吧,我会给你开高薪的,”贺呈将合同递给他,“毕竟,你帮我弟弟不少。”
  “呈哥,不用了,我现在的工作我很满意,而且,我帮他……是我自愿的,不需要回报。”莫关山拒接了,他现在的工作足够养活他自己和他的母亲,他不想让贺天认为他想要回报才接近他的,他和那些爱慕虚荣的人不一样。
  “哎,”贺呈叹了一口气。“我们也见了不少次了,就算是以朋友的身份,”贺呈撕下一张支票,“数字随便你填,离开他。”
  “为……为什么?”他的这份感情还没有托付出去,怎么…怎么可以离开。
  “这么久了,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想你应该已经有所了解。”贺呈喝了一小口咖啡,“你也知道,他并不喜欢你,就是喜欢,你们也不可能在一起。”
  “他是贺天,他有他的使命,虽然他现在萎靡不振,但我会想办法,他是不可能和一个男人在一起,陈杰不行,你莫关山,”贺呈直视着他,“也不行。”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能够和他在一起,我只想陪……”
  “不行,”贺呈站起了身“过几天,我会安排你去美国培训,小佳会和你一起去。”
  “可以不去吗?” 有的人总以为自己坚持了就会获得成功,殊不知这只是一场一厢情愿的漫漫无边际的等待。
  “下周就去,”贺呈顿了顿,“你是个好苗子,别让你妈妈失望。”
  妈妈,母亲。那个曾为他日夜操劳的女人。要是他的母亲知道他这四年一直喜欢的是个男生,她能够接受吗?
  “我实在是…为什么,我只是想默默地喜欢一个人,这也不行吗?”
  “喜欢是一种会让人变得快乐的感情,当然,这是我个人的见解,我认为,喜欢一个人,却因为这种喜欢而感到痛苦,这种感情真的叫做喜欢吗?何必为了一个不可能的结果浪费自己的青春呢?小佳是个好姑娘,你们认识这么久了,你也应该知道她对你的感情吧。”

  爱,从来都不是痛苦。 没人懂他究竟在坚持什么,他和贺天相识,是因为贺天一次顺手从小混混手里解救了出来,他逃过了一场欧打,却掉进了一个爬不起来的坑。

  从来只喝樱草味奶茶的莫关山在贺天说他像个女生似的,居然还喝樱草味的奶茶,自此以后,莫关山再也没去过奶茶店。
  从来不喝酒的莫关山,第一次去了酒吧喝酒,他点了贺天常喝的威士忌,酒量不好的他只为体验一下贺天的感觉,辣喉咙,苦涩的酒液入口却进了心里,为什么贺天可以喝得那么开心?
 
   在黑暗笼罩的地方,总会有那么一群勇士想要去寻找光明。莫关山,就是其中的一个。
  莫关山在酒精的刺激下,他敲响了贺天的门。
  “进来。”屋里的人和黑色融为一体,看不见他的脸却也知道他的心情不太好呢,呵,好巧啊,我心情也不好呢,我们聊聊天吧,就聊你我,别提陈杰好吗?求你了。他说不出口。
  莫关山打开了客厅的灯。“谁让你开灯的?”
  “我有话要跟你说。”莫关山低着头坐在他对面。
  “有什么话一定要现在说吗?”
  “过几天,我…我就要去美国了。”贺天一愣,“跟我说干嘛,和我有关系吗?”他继续用指甲刀修着自己的指甲。穿着黑T的男人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
  “谁让你去的?”
  “呈哥让我去培训。”
  “.…..”
  “以前,我真的很感谢你,你真的是个很优秀人,你很优秀,你一直是我前进的动力,是我…”是我一望无际的漫天星辰。
   “不管你是抱着什么想法来找我,我只想告诉你,我不再喜欢任何人了,什么陈杰,以后我认都不认识,”贺天瞥一眼自己修得并不整齐的指甲,“同性的爱真的是恶心。你觉得呢?”贺天不再弄指甲了,他靠着沙发看着莫关山,他想看看这个家伙会有怎样的反应。
  “恶心?恶心吗?”莫关山的嘴唇颤抖着,“确实,确实是很恶心呢?”恶心的自己,为什么还要继续恶心别人,还苦了自己呢?
  原来,他一直都知道啊,他觉得我恶心,我的存在一直都是他的累赘,哎,痴心妄想的人,他早就知道梦会醒,却没想到醒得这么快。
  “怎么,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男人脸上挂着一丝玩味。
  “没有,我,我先走了。”
  良久,屋里的男人笑了,“傻子。”

  落寞的影子在路灯下拉得又细又长,路边的树上传来几声蝉鸣……两天没有收到莫关山的短信了,这个自恃清高的男人开始有些不习惯了,才说了几句就放弃了?一点毅力都没有。但他还是拿起了手机。
  “哥,让莫关山别去美国了?”
  “他昨天已经到了……”

   莫关山站在路边,一束强光打在他身上,耳边是震耳的车鸣……
  喧杂的声音吵得他眉头紧皱。
  “莫关山,莫关山……”
  “关山,关山……”
  忘了吧,忘了他对你做过的事。
 
  忘了吧,忘了你为他做过的事。
  
  一切将重新开始,你不再是一个人,你的身后还有为你付出的人。
  
   街道开始塌陷,空旷的房间也开始瓦解,那双似潭水般平静的黑色眸子散落做漫天的星辰……
 
  一个男人从床上突然坐起来,他开始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怎么了?”身旁的女人揉了揉眼睛问他。
   他摇了摇头,“没事,我梦见我出事的时候。”身旁的女人没了睡意,她急忙倒来一杯水,“没事吧,是不是吓着了,”她轻柔的拍着他的背,“你想起些什么了吗?要不,我们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
  “不用了,还是什么都没想起来,”莫关山揉了揉太阳穴,“过几天,我们回国吧,刚好放了几天长假,就当是放松吧。”
  “可以呀,的确有三年都没有回去了,把妈也带去吧。”女人脸上写满了开心,一个孤儿能够收获事业和爱情的甜美果实,心里的喜悦简直是快要溢出来了。
  “我明天问问妈,现在还早,快睡吧。”莫关山顺手摸了摸她柔顺的秀发。

  漫天的星辰是我的眼睛,我想看着你,却不知道你究竟在哪里。
 
  “莫阿姨,我是贺呈。”
  “小呈啊,哎呀,过几天关山他们要回国了,我让他们带一些这边的特产回去……”
  “他们要回来?”
   “是啊,关山出事了就一直呆在这里,当时多亏你……”想到自己的儿子满脸是血的样子,她就觉得后怕,“真的是谢谢你,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报答你……”老泪纵横,流的不是她的苦楚,而是另一人的伤痛。
  “莫关山是个人才,我一直很看好他。他能在我们公司已经对我最好的感谢了。”
  “这么多年了还一直麻烦着你,关山他们会努力工作的,不会让你失望的。”她脸上写满了骄傲,因为那是,她对生活的唯一希望。
  “阿姨,您不回来吗?”
  “哎,他们难得同时放一次长假,就让他们两个好好的玩玩吧。”脸上的笑意更甚,“他们在两个月前就定婚了,哈哈,这次回来就准备举行婚礼了……”
  “哦~是吗?那我要祝福他们了,看来我得把份子钱准备好了。” 贺呈放下手中的钢笔,“我祝他们幸福。”

  ……

  贺天放下手中的公文包,他拖着沉重的脚步来到他家的厨房,他贪婪的呼吸着空气里那人的味道,却只嗅到自己身上的,樱草味的奶茶香。这个嘲笑莫关山喜欢喝樱草味奶茶的男人在他离开自己的世界后却爱上了这种让他眷恋的香味,厨房里早已没有那人的温度,那人的身影却总是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想要触碰却够不着,那个身上有着好闻的樱草味的人早就不在他的身边。他不再点外卖,他开始自己做饭,可是不管怎么做,都没有那人的味道。现在的他只拥有让他无法忘怀的回忆,他认识到自己的感情,是在回忆里。他慢慢的了解了莫关山,也是在回忆里。他的回忆里有他,有莫关山,却没有他所谓的感情,他在回忆中忏悔,他在梦境中流泪。
 
  枯败的小草在春天也会悄悄发芽,落光叶子的柳树在春天也会抽出嫩芽,春天,一切都有了生机,有的生命却永远的化作天上的一颗星星,为什么不给我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有的事情不是不给重新来过的机会,而是有的事情就像生命一样,只有一次。枯萎的鲜花还可以继续开出美丽的花朵吗?最终只会化作一抔黄土,随风散去。
  “到了,小佳,我们到了。”莫关山贪婪的呼吸着这里的空气,这里是居住了二十几年的地方。
  莫关山他还是没有忘记这座城市。
  他还记得这座城市,却忘了这座城市里的人。
  “关山,我们以前就在这座城市,以前,我们都还是小职员,多亏了呈哥照顾我们,我们才有今天。”
  莫关山搂着她的肩膀,“放心吧,我会努力的,”他看着这个在他躺在医院里治疗时为他洗脸洗衣服的女人。“我们会幸福的。”
  一个人常走的路,现在有另一个人的陪伴,十指相扣,落在他人眼中,又是一对热恋中的小情侣。
  夜色撩人,屋里的相思从门缝里溢了出来,一缕相思随着夜里的风随处飘荡,却没有被送到它该到的地方。
  “你昨天晚上去哪了?”贺天极力压制自己的怒气。
  屏幕那方的人缓缓道“你有权利管我吗?”
  “他回来了是吗?”指甲深深地扣进肉里,“你昨天对我说你要去开会,可是你根本没有。”他深深地呼了口气,“你去见他了,可你却没有告诉我,”心里的野兽终于在一次又一次的压迫下开始了反抗。“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
  “谁告诉你的?小刘?还是老张?”
  “你快告诉我,他现在在哪?”
  “你知道这几年,他是怎么过的吗?”
   “.…..你根本就不让我见他!”“我只是想告诉你,他没有你,过的很好。”
  “.…..”
  “他现在拥有自己的生活,而且,”贺呈感觉到了贺天的沉默,“他要结婚了。”
  “怎么可能?他和谁结婚?他明明爱的是我!呵~你在骗我对不对?你想让我死心对不对?我是不会相信的!”
  “他现在根本就不知道有你贺天这个人的存在,爱你?你是哪来的自信说他爱的是你,就算以前是,现在也是吗?”
  窗外吹来一阵风,空气的温度也慢慢降了下去,他的心里阵阵抽痛,“怎么可能?怎么……怎么可能?他到底怎么了?你不是说他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吗?”
  另一头的贺呈的脸色也不好看了,他松了松领带,“海马区受损,如你所愿,他终于不会再缠着你了,他现在压根就不会记得你是谁,告诉你了,现在你心里好过了?”
  “不,不是这样的,我…从来就没有烦过他。”
  “没有?利用别人的爱伤害别人这种事你不是很在行吗?”也不知道贺呈究竟想到了什么,他现在异常恼怒,“那天刚从你家出来的时候就遇上了车祸,你这个口口声声说爱他的人在两天过后才打电话问我。”贺呈靠在办公桌上,“有的时候,机会只有一次,为什么不早点认识到自己的感情呢?”他眼神忧郁,“一定要像我这样吗?”
  “我想再见见他…”
  “他不能受刺激,他还没完全康复,可能会有什么后遗症。”
  “就一次。”
  ……
  贺天终于见到了莫关山,在一家咖啡厅,他穿着一身运动装,对面坐着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可人女孩。他们在一起畅谈未来,言笑晏晏。
  贺天从来没有见过莫关山笑,以前的莫关山总是一头刺,但是在遇到他贺天后就变得内向起来,不再和别人打架,也很少说脏话,可是,还是没有笑过,至少他没有见过。在莫关山离开的三年里,他无数次在脑海里想象过那人笑起来的模样,现在,他终于见到了,可是,那微笑并不是给他的。

  你包容我无数的缺点,等我终于改过成为你想象的样子,你却早已不属于我。
  
  贺天走向他们所在的位置,他坐在莫关山的旁边,不顾两人的惊讶自顾自地说,“你们是本地的居民吗?”虽然这个相遇并不美好,但贺天没有时间考虑这么多了,他想他都快想疯了。
   两人对视一会儿才说,“我们以前是住在这里的,但后来发生了些事,后来去了美国,昨天才回来……”
  “是这样啊,那你们一定对这里不是很熟悉了哦,因为这个地方发生了很多变化。”贺天侧过头望着莫关山。我也变了。
  “是诶,感觉好多建筑都不一样了诶,关山,我们待会一起去逛逛好吗?”女生甜甜的说。
  “嗯,你想去哪就去哪。”莫关山笑着答道。
  “既然你们不熟悉这里了,就让我当你们的导游,带你们一起去逛好了。”
  “这,怎么好意思呢?”
  “没事,反正我也没什么事。”贺天垂眸,眼里满是忧伤,“闲着也是闲着。”
  一个人往往要死两次:不再爱,不再被爱。
   贺天觉得,他已经死了,在莫关山之后他不会爱上任何一个人,在莫关山离开之后,他不再奢求任何一个人的爱。
   他不怕死亡,他怕被人遗忘,被爱的人遗忘。
  他们三人去了游乐场,因为陈佳,这个从小因为没爹没妈的孩子,从小受尽其他小孩的嘲笑,她也像其他的小孩一样,对游乐场充满了向往,但她一次也没去过。今天,她终于去了,和她爱的人一起。
  “游乐园有这么多好玩的,你想玩什么?”莫关山拉着陈佳的手问。
  “我…我想坐摩天轮。”陈佳支支吾吾的说,她觉得她是个大人了还来游乐园,是不是有点……
  “关山,你会不会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怎么会呢?”
  “我们都这么大了,还来游乐园……”
   一旁的贺天看着他们紧拉的双手,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以前,以前莫关山看见他和陈杰在一起的心情也和他现在一样吗?果然是难熬啊,明明喜欢却不能说出口。
  “这有什么?电视剧里男主和女主相恋的时候不也来游乐园吗,再说了,做摩天轮应该是很浪漫的事吧。”莫关山为她将前额的碎发别在耳边。两人的粉红泡泡直直的闯入贺天的眼中。
  “那……那你们玩吧,我…我先走了。”他实在没有再待下去的理由。
  “那留个联系方式吧,以后就是朋友了。”莫关山笑着拿出了手机。
  ……
  贺天并没有离开,他看着他们两个一起坐上了摩天轮,他还看见他们眼角的笑意,他还看见他们做旋转木马,两个大人和几个小孩一起坐旋转木马可能显得有些不协调,可他觉得羡慕,羡慕那两个人为什么可以那么开心的生活,如果他放下他的高傲,如果他可以像自己跟陈杰表白时那样表明自己的心意……明明对一个不喜欢的人都可以说喜欢,为什么不能对真正喜欢的人说爱呢,如果……那么陪在他身边和他一起笑,一起难过的人就是自己了吧,明明是爱他的,为什么现在又开始不希望他幸福了呢?可能是因为,那个让他幸福的人不是他吧。

  一抹月色洒下,他看见他们走进酒店,他一步步走过他们走过的路……
  夜色真是惨淡啊,皎洁的月光一路为他洒下,他一个人走在莫关山陪他走过无数次的路上,不过,他的身边已经没有莫关山搀扶着他了。其实,他一直都知道是莫关山送他回的家,可第二天,他仍然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就像他明知道莫关山对他的心意却还是故意说着让他心寒的话一样,现在,他终于知道那种感觉了,不,早在三年前他就知道了。在莫关山去了美国的这三年里,他从公司下班了就步行来到这条路,他一路走着,有时沉默不语,有时自言自语的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话,今天,他又来到这条路,风呼呼的吹着,穿着T-shirt的他似乎并没有感到一点点的寒冷,也许,他的心是凉的吧。
  第二天,莫关山和陈佳去了当地的风景名区,莫关山没有叫贺天,但贺天还是小心的跟在他们身后,那里有很多花,贺天惊奇的发现,路旁还有许多樱草花,呵,那人最喜欢喝樱草味的奶茶呢,好像,自己当时还说他像女生一样喜欢喝奶茶来着,到头来自己不也是迷恋上樱草味的奶茶了吗?就像后来疯狂的迷恋上那人一样。
  一天一天的时间飞逝,贺天在脑海里回想着今天的莫关山的模样,他变了,他的头发更加的红了,他也不再穿他打趣的说过的橘黄色的衣服了,他也不再想方设法的讨好自己了,他甚至已经忘了他的存在,他的心也不再属于他贺天了。

  可我忘不了你了啊。
  
  “喂,是贺天吗?”
  “是,是我……”贺天的心情无比激动,莫关山主动给自己打电话了,他…是想起了些什么吗?
   “明天…明天你有空吗?”
   “有,有空。”贺天急忙回答说。
   “明天你可以和我一起出来玩吗?”
   “当然可以。”
   “哦~我还以为不会答应呢,那既然这样,明天我们在xx公园见。”
   “好。”怎么可能会不答应呢,他一直都在等你打电话找他啊。
   贺天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盼望着明天的到来,他拉开窗帘,外面的天空早已黑尽,可他却觉得一片光明,他一次又一次按亮手机屏幕,最后在幻想明天与莫关山的相遇的梦境中沉睡。
    他还是早早的起了床,他认真的打扮了一番,他还去楼下的超市里买了三明治,那是他这三年来吃的最多的东西。
   “你这么早就来了啊?”莫关山向他小跑过来。
    “嗯。”贺天有那么一瞬间想伸出双手抱住他。
     “陈佳没和你一起来吗?”
     “她去参加同学聚会了,这个我也不好一起去吧,等她回来的时候我去接她就好了。”
     “哦。”原来是这样。
      “我们今天去哪啊?”莫关山挠着头问。
     “就随便逛逛吧。”
      他们在公园里漫步,两个人的心里各想着各的事情。
      贺天看见了他无名指上的婚戒,“你们结婚了?”明明说好今天要开心点,怎么就是做不到呢?
      “还没呢,不过快了。”莫关山笑着说,他前面的头发也随着他的笑声颤抖了起来。“我们打算回去就结婚。”
      “你们……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呢?”
      “其实……我也忘了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了,但我醒来的时候,她就在我身边,她眼睛都哭肿了,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她一定很爱我。”
     “那……那你爱她吗?”贺天还是问出了口。
    莫关山一愣神,“怎么会不爱她,后来医生告诉我,我失忆了,我确实想不起来以前的事了,她一直照顾着我,我就觉得,她一定是世上除了我妈之外最爱的人了,因为,”莫关山别过头,“我床边只有我妈和她两个人。”
    “那你不想想起以前的事吗,也许,你有着你爱的人呢?”贺天不甘心的问。
    “那又怎样,那她肯定不爱我,要不然,她看都不来看我呢?”
     “要是他有什么苦衷呢?”
     “呵~哪有那么多苦衷,那都三年了,她不也没来找我吗?”
     “那是……”
     “好了,别说了,现在的生活我很满意,陈佳爱我,我也慢慢的喜欢上她,以前的那个人……反正我也不记得了……就算了吧。”
     算了?那我该怎么办?
     “要喝奶茶吗?”
     “奶茶?”
      “嗯,我去买。”
      “不……不用了。”
     没等莫关山说完,贺天就已经跑到路边的奶茶店了。
     “给你。”
      “没看出来啊,你居然还喜欢和奶茶。”莫关山拿着奶茶摇了摇。
      “……我爱的那个人,很喜欢。”
      “哦,你们在一起了吗?”莫关山大口的吸着。
       “没……他有别人了。”
        “……这奶茶什么味的啊,挺好喝的。”
       “樱草味,他最喜欢的口味。”
     “……”
     “带你去个地方。”他拉着莫关山的手就往公园外走,走到了那条路。
      “这是哪?”感觉有些熟悉啊。
       “这条路,我和他走了无数次,可却没陪他走到最后。”
   “哎……别伤心了,她离开你是她的损失,你这么优秀,这么帅气……”
    “是我的错,是我作,是我自己弄没了他……”贺天睁着眼睛却还是流着眼泪。
    “别哭了……”莫关山拿出纸巾为他擦去眼泪。
    “你想听歌吗?”
     “啊?那行,你唱吧。”
   两个人在路上走着,两个人都清醒着,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this gonna be heavy night
way to many drinks for me to start it
never need to apologize
we already know we’re far form perfect
I fall to the curb
you laugh till it hurts
who cares we’re been here so many
time
we’re all stumbling through the night
it’s  dosen’t matter we all together
and there ’s  paradise in our minds
falling together arms round each other
I know you~know me too~
……
  两个人坐在一片草坪上,莫关山耳朵上的耳钉不见了,那是贺天送给他的唯一的东西,他以前一直戴着的。
  “你打了耳洞,怎么不戴呢?”
  “哦~那个呀,我觉的戴着那个感觉有点像小混混,所以就没戴。”
   莫关山躺在草坪上,“贺天 今天的奶茶 很好喝。”
   “是吗?”
   “有种……初恋的感觉。”
   “初恋?”贺天躺在他旁边看着他。
   “甜的。”
   “你怎么知道你的初恋是甜的?”你的初恋一点也不舔,有的只是苦涩。
   “感觉……”
   “……”
   “贺……天,总感觉很熟悉,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啊?”莫关山侧过头看着他。
   “……我们……是故人。”我们是你的故人,却不再是你故事里的人……
   “我好像见过你,真的……”
   “……在哪见过?”
   “梦里……”
    
      微风吹过,小草被吹得相互碰撞,莎莎的声音淹没了某人的回答……
 

    

评论(3)

热度(60)